名字是秋螢

是只吃不產的流氓。

頭像id=36644822

SHK國民
謝謝你願意看到我

堆積一點對虛妄的分析
有非常非常多的猜測,之後再有什麼補充和修改也直接收在底下了

6.10
是遊戲中最病気的角色。(主觀
“病気”還是主要體現在她認為哥哥還活著、並且會與他“對話”這方面。大概是人格分裂,因為一章結尾的台詞裡有一句“私は僕は悪い子で、だから私は僕は——”這樣的…平時她的自稱是私,大概是在腦內和“哥哥”交談、所以混亂時分不清自己到底是誰了吧。

6.13
上面那段是我剛打完第二章的時候寫的…不過根據官方後來給出的故事,他們被丟棄在森林裡之後打敗了魔女,回到家後等待他們的卻是父母的虐待,“反應過來的時候Gretel已經是一個人站著了。沾滿血的地板上是父親和母親和……從未見過的少女的尸體。...

【故事翻譯】虛妄 - 韓賽爾&格雷特 第三章

※“哥哥”的正確翻譯是“哥哥大人”。
在有歧義的部分補充了注釋

一節

在【夜晚】的森林裡,搖搖晃晃的走著。
耳邊傳來踏足在茂密草叢中的沙沙聲。

吶,哥哥。好可怕啊。
和我說些什麼吧?
……呼呼呼。那是說謊的吧?
沒想到哥哥只會開玩笑。

臉上洋溢著看似幸福的笑容,
少女一個人喋喋不休的說著。
被黑暗覆蓋的是道路那邊?
還是說,是【少女的心】那邊呢?

就算是本人也不明白。
黑暗的深深的虛幻的森林。

一節內的對話(不完整。

※截圖時在戰鬥內所以截進了特效

Gretel:吶哥哥,這次要做什麼呢?

Gretel:甜甜的曲奇?
還是說馬芬?

Gretel:啊啊但是吃太多
是不行的唷?

Gretel...

【故事翻譯】虛妄 - 韓賽爾&格雷特 第二章

這一章的敘述者是在格雷特與辛德瑞拉之間切換的
※為了盡量還原遊戲中的排版,或許會有讀起來不通順的地方存在。
※兄樣的正確翻譯是“哥哥大人”,為了貼合原文排版簡略為了“哥哥”。
※太不通順的地方還是稍微潤了一下。

一節 

某一天,【卑劣】與
【妄執】相遇了。

和往常一樣,辛德瑞拉
擲出了語言的利刃。
和往常一樣,少女在
對鳥籠中的頭顱說著話。

單方面的【言語】,
無法成立的【對話】。

以傷害對方為樂,
歌唱著卑劣的灰姑娘。
但是她,
少見的皺起了【眉】。

一節關卡內的對話

※截圖時在戰斗中,所以無法避免的截進了一些特效(。)結尾的對話也是,請見諒。


Gretel:哥哥……
我親愛的哥哥……...

【故事翻譯】虛妄 - 韓賽爾&格雷特 第一章

※部分參考了貼吧與微博的片段翻譯。
※兄樣的正確翻譯是“哥哥大人”,為了貼合原文排版簡略為了“哥哥”。

一節

少女在低聲呢喃。

這裡是哪?【我】是【誰】?
啊啊——我就是我。
親愛的哥哥,貴安。

哎呀?為什麼讓我拿著武器?
要用這個去【殺】嗎?
把誰?為什麼?
為了【復活】作者必須這麼做,
就算這樣說了,我也什麼都不明白。

但是,既然哥哥那樣說了我就會去殺。
將絞出的【祭品的甘甜鮮血】,
做成慢慢融化的甜點吧。

二節

漆黑的森林。可怕的森林。
但是沒關係。
握著的手很溫暖。

三節

來吃便當裡的麵包吧?
但是哥哥,
把麵包撕成碎屑扔掉了。
啊啊,多可惜啊。

四節

麵包屑是用作回家的路標...

詐尸!……什麼都不想寫

7.23的晃零六十分

題目是始終追尋的目光,私設有OOC有。
……雖然完全寫跑題了!不管了!!

今天是很不尋常的一天。

晃牙來到部室後一句話也沒有說,零從棺材裏爬出來向他打招呼他也像是沒聽見一樣,只是靜靜地看著零。起初零以為晃牙是在發呆,他走到窗邊確認了時間,轉過身時卻再次與晃牙對視了。對方安靜到完全不像平時那個吵鬧著想要吸引他的注意力的後輩,只是撐著下巴盯著他,眼神堅定沒有一絲波瀾。

“小狗…?莫非是因為吾輩休息的時間太長,感到寂寞了?”

零走到晃牙身前揉了揉對方的亂髮。出乎意料的,晃牙沒有反駁也沒有揮開他的手,零收回手後只是又一次與那雙琥珀色的眼眸對視。

搭話無果,零看上去完全不在意,拿起書坐到棺材上翹...

凜零。

對朔間兄弟的了解不算很多,OOC見諒!
凜月攻零受  請看清楚再下拉

即使已經快到太陽落山的時間,今天的天氣也還是非常好。

……今天的天氣為什麼要非常好。

“陽光…吾輩不擅長應對的,除了凜月就是這個了啊。”

零將自己圈在樹蔭能遮住的範圍內,踮起腳來越過矮灌木看向對面。

沒有。

雖然不出意料但他還是有些失望的歎了口氣,零閉上眼抬手揉了揉眉心,而後再次在蔭蔽下邁開腳步。

最後他在校園的某個角落停了下來,印象中轉校生小姑娘告訴過自己凜月喜歡在這裡睡覺——這裡僻靜,能聞到花香,泥土也很鬆軟。果不其然,甚至不需要仔細觀察就能看到凜月睡在一棵大樹下。

零小心的踩著陰涼並盡可能的將自...

中芥。天使與惡魔。

有各種各種各種各樣的私設,自己腦洞的自我滿足,不知道有沒有撞梗,我覺得有OOC但是我改不來(死目)。
Okay的話↓。

正如他的稱號“重力操使”所表達的一樣,中原中也可以操控“重力”。

他可以隨手撿起路邊的石子當成小型炸彈扔出去或是看似輕輕一踏卻踩出一個大坑,也可以讓自己倒立在天花板上——儘管在他還不能熟練運用異能的時候曾經“咚”的一下撞上去然後又“咚”的跌落在地上,据某不願透露姓名的自殺愛好者說中原曾抱著膝頭朝下坐在天花板的角落裡不論他說什麼都不肯下來。

那之後過了許多年的一個晚上。(……

芥川龍之介站在出租屋的陽台上,任由夜風吹動領巾與大衣。視野由於被高樓遮擋而並不廣闊,他卻還是出神...

DLMM的壁咚。

混個更。

不想多說 一切都在配圖裏,拜託注意避雷。

梗來自淩子…配圖也是。

|·ω·`)我也要傳播邪教,好次極了。


先讓我空個幾行那啥一下

MM後知後覺的發現最近骰子流行了起來。

——這也不能怪他吧,畢竟他是整天待在家裡,不是做研究就是睡覺的科學家啊。

難得出門一趟,在公告板面前確認還有哪些需要完成的任務時,不遠處的VP注意到了他,小跑著到了MM身邊。

“呐MM,骰否來玩骰子吧?”

……啊,似乎有聽見DE和LP說到VP和安古勒玩骰子玩輸了結果被迫穿上了女僕裝的事情。

不動聲色的將目光從VP身上的女僕裝上收回,MM默默的在心裏吐槽了一...

沒有標題。

感覺自己已經完完全全把Cyril當男孩子看待了。糟糕。
是個特別沒質量的東西。

寫了在空間看到的梗。

“神要惩罚你心中最般配的那对CP。神给其中一个人一把枪,告诉他5分钟内不杀掉对方,世界就会毁灭。”

……不過我沒有寫五分鐘,而且槍也不是神給的。

有OOC。私設如山注意避雷。

Cyril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的手邊有一把手槍,手槍的旁邊還放著一張字條。上面寫著”不殺死Teo,世界就會毀滅。”而落款是Enos。

……什麼啊這個莫名其妙的東西。

明明不是太相信這張字條的內容,但又總感覺是真的。Enos哥看起來不像是會騙人的樣子啊…

有些苦惱地抬起手撐住額頭,Cyril嘆了口氣,最終還是拿...

1 / 2

© 秋萤 | Powered by LOFTER